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攻略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攻略 >

问道以我三生烟火,许你半世迷离(二)

发布时间:2017-06-12  作者:admin
第二章:离意

玉苜有些许疑惑,道,“师傅有何事需要和徒儿商讨?如此紧急?”那少妇正色道,“自是有大事,苜儿,你还记得你是如何拜我为师吗?。”

听闻此言,玉苜神色有些暗淡,道,“自是不记得,师傅曾说,我本揽仙之人,在我三岁那年,镇子上生了瘟疫,十分难缠,天墉城的名医也束手无策,此事闹的过大,传的沸反盈天,天界亦知晓,后通灵药王下凡医治,才解决了此番灾难,镇子上的居民也因那次天灾去了很多,我的双亲亦是如此,只留了我一人,师傅也曾参与此次的救助中,见我天资不凡,便收我为徒,细算来,已有十五载,但是,为何对于那次瘟疫和三岁之前的事情,徒儿一点也没有印象?”

那宫装少妇道,“彼时你才三岁,能记得何事物?你乃水木之身,天资甚高,父母已经仙去,我不忍浪费你天资,更不忍你孤苦伶仃,便收了你为关门弟子,若你未踏上修仙之路,怕是已经相夫教子,嫁为人妻,也不用在这乱世中修仙,更不用经历这世间的磨难,苜儿,你莫要怪师傅。”说罢,这宫装少妇也是仿佛有无限心事,暗自神伤,玉苜急急忙忙道,“怎会怪师傅?若无师傅的养育,苜儿能不能活下来也是一桩事情,且师傅教我许多神通神通,苜儿感激都来不及,怎会有其他想法?这十五载,虽说为师徒之名,但是师傅待我如亲女一般,我也早把师傅当作我的母亲。”听闻此言,那少妇身体略微有些颤抖,双眼里仿佛有泪水打转,那少妇很快便操控了情绪,轻轻一笑,道,“我自是知晓,你是怎样的秉性,师傅还不知道吗?苜儿,你修为与道行已至何地步?”“修为已至聚魂中期,道行已修到八千年左右。”玉苜恭敬的答道。

修为之境为十二重,聚魂乃为第四重,可凝聚神魂,以神魂之力斗法,甚为玄妙,修道之人,修为与道行并重,道行乃是引鸿蒙清气入体,以修炼神识,已年分为量,五大门派均有障碍之法,修习之后可困扰敌手,然需以道行为基,若道行不足,障碍之法修习的再深厚也是鸡肋,那宫装少妇道,“苜儿,你天资上乘,此境地与道行在五大门派的同龄之中也算是头号,但你的天资还未发挥到极致,若你把和陈子都游玩的时间都用在这上面,定会更高一筹。”玉苜脸色飞上了两片红霞,道,“子都哥哥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怎能因修仙便和他断了往来?岂不是无情无义?师傅常言,修道之人最讲究义字,我若与他断了往来,岂不是犯了大忌?”那少妇无奈一笑,道,“牙尖嘴利的丫头,开端顶撞师傅了,聚魂乃为大境地,往后便变得难修的多,对了,正事还未曾和你说,苜儿,你为水木之身,你也是知晓的,水木相养,此灵体万年难得一见,师傅为仙,修的乃是水之神通,无法传你木门的神通,实数遗憾,所以为师要送你去终南山玉柱洞,修习木系的神通,你已经十八了,虽为女子,但多经历一些事情总是好的,你可是师傅的仅有弟子,莫要让师傅脸上无光。”

玉苜听闻此言,大吃一惊,猛的一抬头,道,“啥?!师傅要我离开镜湖,去往终南山?那子都哥哥怎么办?”那少妇浅笑,道,“就知你会问陈子都,那陈子都也是金灵之体,天资上乘,虽不如你,却也算的上万中无一,当年你才三岁,来镜湖没几天,便跑出镜湖玩耍,恰好遇见了他,与他相识,我寻你的时候,也曾观望过他的天资,虽是上乘,奈何与我的道法相悖,便遗憾弃了,我在天界有位好友,名唤紫霞真人,已拜托她为引路人去让陈子都往五龙山学艺,紫霞会收他为关门弟子,传些大神通,日后你们还有相见的机会,这样,苜儿你便可以安心去终南山了吧?”

玉苜大喜,道,“多谢师傅!苜儿知道,师傅一定不会那样绝情的!”那少妇轻轻摇头,笑道,“你这丫头,师傅是那无情无义的人吗?你与那陈子都相识多年,因他耽误了不少修行时间,师傅可有责怪?好了,陈子都那边你且不要担心,我已告知了紫霞,上终南山之前,师傅要赠你三样物什,你且收下。”说罢,少妇伸出右手,掌心朝上,霞光一闪,便出现了一面镜子,瑞彩万千,此镜镜约巴掌大小,镜柄约一个半手指长短,通体灿金色,雕有盘曲花纹,极为精巧,且镜面流转红白二气,视之心魂眩晕,玉苜大吃一惊,道,“这是?......”“十八重转世阴阳镜。”那少妇轻轻笑道,玉苜神色有些许纠结,道,“师傅曾言,五门派以内,均有一重法宝灵胚,弟子们可用贡献换取,再引鸿蒙清气温养,得道法培养法宝,七重已算是小成,若要转世,则更费功夫,相同境地的法宝,修炼转世灵物比起未转世的法宝要费上数倍的鸿蒙清气,阴阳镜本尊为二十四重灵物,今日师傅赠我的灵物便为十八重,怕是师傅温养了三千年以上,这法宝,苜儿难以收下。”

那少妇神色有些伤感,踱着脚步,慢慢走向府门口,抬头望着湖水,道,“苜儿不必担心,这法宝本就不是我温养的,乃......一位老友所赠,你其收下。”说到老友二字,少妇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鼓足了勇气才说了出来。

说罢,那少妇转身走向玉苜,未等玉苜回神,便在其掌心划了一道,一丝精血飘出,少妇掐了一个复杂的法决,精血飞快的融入镜面之中,霞光一闪,那阴阳镜便到了玉苜纤手之中,少妇道,“苜儿,以后你就是这阴阳镜的主人了,除了你,谁也无法驱动它,这镜子虽说是贵重,却也比不上你的安危,有了这镜子高出你两个境地的人也伤不了你,这灵物有许多玄妙,日后你自行体会。”玉苜持着阴阳镜,有些许无奈,见奈何不得,便把镜子收到了体内,道,“多谢师父厚爱。”少妇言笑道,“说啥厚爱?你我师徒情分还比不上一面镜子罢?”玉苜秀脸有些抽搐,心暗道,这镜子可非凡物,师父你可真是大方。

“还有一物,潼儿,快出来见你姐姐!”那少妇扭过头对着后殿娇呼道,“姑姑,潼儿来了!”话音未落,一个珠圆玉润的五岁男童便小步跑了出来,观这孩童面貌,甚为可爱,且头上亦生有一对晶莹剔透的龙角。玉苜更为惊讶,道,“这是?......”

......(未完待续)

 
关键字:些许(1)玉苜(1)离意(1)许你(2)迷离(4)烟火(4)三生(5)第二章(11)半世(3)问道(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