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小说连载-修真之证道成仙 (一)

发布时间:2017-07-10  作者:admin
九合山,盘踞于九州大陆东南侧。此山绵延数百山峰,挺拔入云,犹如屏风九叠。终日云雾缭绕,看不得其实在面貌。九合山山林密布,奇花异草、奇珍异兽、飞爆奇泉也是不计其数。并且传说九合山东侧尽头与神仙居所蓬莱仙岛为邻,更有甚者曾在尽头目睹过神仙真容,更显得其神秘莫测。
九合山下有很多的村庄小镇,他们世世代代都居住在九合山下。揽仙镇也是坐落在九合山下的一个平凡小村庄,村上只有二十几户人家。村上居民大都憨厚善良,靠着每天的辛勤劳作过着平凡而又幸福的日子。
小村子虽然不大,不过也是有几个小店面的。村子正中央有一个粗犷大汉有着不错的创造技艺,经营一家小小铁匠铺,村上耕作打猎的工具和兵器皆出自那里,此人姓张,所以大家平日里都称呼他为张铁匠;往村里去挨着铁匠铺的是一家杂货店,卖一些日子所需的日用品;还有村西面为乡民卖丝或许制作新衣服的裁缝铺、村南边为乡民看病或许给打猎受伤的人疗伤的药店。
这几家店也是日常日子十分必要的,并且老板也都朴实,所以生意一直都很不错,也都只靠着这些养家糊口。
村里的青壮年一般都在田间左农活或许在不忙的时候去山里边打打猎;打回来的猎物则满足了口腹之欲,如果有剩余就卖给杂货店的贾老板;贾老板把收来猎物运往附近的一座大城池——天墉城里边卖给肉贩。晚年人呢就三五成群凑在一起晒晒太阳、聊聊天,也是惬意的很。至于村里的小孩子们,则村子一个小学堂里边读书识字;学堂里的先生姓王名学究,村里人都叫他王先生。说是学堂,其实也就是在村子西南角那里一间草庐茅屋而已,平时也总能从里边传出来孩子们的之乎者也的读书声。
在学堂窗外经常会有一个眉目清秀约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一身素衣,弓着身子探着脑袋,还会不时的在地上写写画画。这少年叫江云,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江云小时候父亲和同村人一起去山中打猎,不幸被毒蛇咬中当场就一命呜呼了;然后便和妈妈相依为命,也是他妈妈一手把他拉扯大,可是就在前几年他的妈妈也因为身体本来就不好,这么多年又积劳成疾,最终撇下江云撒手人寰。江云也幸得村里人照顾,经常这家一顿那家一顿,自个也会去打打猎,日子也算是勉勉强强的过来了。
这几天马上就要到端午节了,江云见贾老板的杂货店前贴出了告示收购粽叶,3文钱一斤。江云一看,马上眼前一亮:这个可比打猎要赚的多啊,村后山前就有一片竹林,里边的竹叶刚好新鲜刚刚好。便回家找一些麻袋往后山的竹林奔去,一到村后就看到一株株的翠竹挺拔挺拔,阳光照射在微风吹起的竹浪上,泛起了碧海金波;空气中还弥漫着竹叶清香的空气,江云微微一嗅好一个神清气爽哈。便也不再停留甩着手中的麻袋蹦跳的钻入了竹林深处。
到了竹林里边江云便开始寻找合适笋,然后剥下粽叶,江云看着笋就像看到了一吊吊的钱在想自个招手一样,于是干的更加起劲了,不一会他的麻袋就装了小半袋了。
忽然在此时恍惚间看到前面闪过一黑影,刚想上前查探一番。就听到一个略带惊慌的声音:“是谁?”
江云随即也看到了一个鹤发童颜,目光炯炯有神的男子。手里还持一把长三尺多宽两指的长剑,一副仙风道,一看便知道是一个道士。
江云以前也见到过有人曾拿刀剑什么经过村里边去九合山里探险,所以也没那么害怕。
便学那些人双手抱拳,正色道:“小子江云,是竹林前面揽仙镇的,马上就是端午了,所以小子来采摘些粽叶拿去换钱,敢问道长也是来这儿探险的吗?”
那道士见到江云脸色无意间一缓,听到江云说是前面村里的,就有点诧异的问道:“你莫非不知道近来这儿有一个穷凶极恶的鱼怪,藏在这片竹林里边?你小小年纪还竟敢孤身一人身闯入?”江云听到是妖怪,吓了一跳:“有...有鱼怪,我并没听说这儿边有鱼怪,如果知道小子定不敢进来。”“不过还好,你没有深入,并且运气不错没有碰上鱼怪,如果碰上那可就直接入了鱼口了;不要在这儿多做停留,早些回去吧。”说完那道人把剑放回背面的剑鞘里边。
江云也急忙回到:“是,道长,我现在就赶紧出去,再也不进来。”
说完拿起麻袋便一溜烟的跑出了竹林,一口气跑到了村子里边,大口的喘着粗气,感受背面还是凉飕飕的:太吓人,以前我也是听说过妖怪,这次要不是刚好碰见了道长,才知道有妖怪,怕我就要埋葬鱼口了。咦?哪位道长见他带着长剑莫非是来诛杀这可恶的妖怪的?道长能斗的过这可恶的鱼怪吗?鱼怪到底长什么可怕样子?
怀着这些疑问江云也拎着麻袋慢慢的往家里走去
江云越想越感受好奇,好奇那可恶的鱼怪是什么模样?好奇哪位道长能不能将鱼怪诛杀掉?想去竹林深入一探究竟,可是又怕自个如果偶遇了鱼怪,那乐子就大了。可是又想着自个不去竹林里边,能够在竹林外面看看情况吧,那妖怪必定是被追躲在竹林里边不敢出来了。想到这儿,便也不再犹疑,从家里起身前往竹林。
等江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天色现已黑了下来。天色也是黑的出奇,除了一些零零碎碎的星光外几乎是漆黑一片,乡民们也睡着比较早,这会在外面也见不到一个身影,江云顺着去小路快步走向竹林。
江云在竹林旁找了一个也不知道是谁遗弃在哪里的枯树,自个藏在后面,探出个脑袋朝竹林里望去。竹林里一片漆黑,江云离竹林也稍远一点,只能恍惚间看到颗颗挺拔的竹干屹立着,阒然无声。
忽然,闪出一道黑影;江云的心马上悬了起来,随机便又看到那道黑影一个筋斗翻上竹子,软刹那间又没入了蓊郁的竹林中。也传来了“呀——呀——呀——”的猕猴叫声,江云想原来是只猴子,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猕猴闹剧之后,虚惊一场。江云静静的等了几个时辰,已是深夜,江云想着估量等不到凶恶的鱼怪和道长了,便要起身回家去。刚要摸过身子转身回村,突然看见那竹林深处有一道火光闪过。没错,江云看的很是清楚,就是一道火光。
马上心中便起了要进入竹林查探一番的的心思,但转念一想:进入那不是以身犯险么?如果什么都没有碰到或许碰到了哪位道长也倒无所谓,如果碰上遇怪,那岂不是这条小明今天便要交代在这竹林里边了?
江云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不过好奇心还是打败了恐惧,江云决定要进入竹林一探究竟。
江云弓着身子,尽量放慢脚步,慢慢顺着挺拔的竹干想着竹林深处移动着。竹林阒然无声,能听到的只是江云脚踩在枯萎竹叶的沙-沙-声和扑通扑通心脏跳动的声音。就这样江云越走越深入,越走心里越紧张。忽然江云听到了十分微弱的铁器碰撞的声音,莫非前面有人在打斗?莫非是哪位道长找到了鱼怪?正在和鱼怪厮杀?他能斗的过于怪吗?虽然心中思绪万千,但是江云的步伐却没有停止向前,反而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渐渐的声音越来越清楚,江云知道越来越近了,感受心脏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好像在迅速的顶着嗓子眼子跳动。含糊中好像看到了两个黑影左闪右避的移动着,定睛一看,是两个黑影。江云又小心翼翼的向前移动着,慢慢的终于看清楚了两个黑影的实在面貌。其中一个就是下午遇到的那位仙风道骨的道长,手持着那把长三尺宽两尺的长剑左攻右击,一副从容不迫。另一个江云看了差点叫出声来,好在自个赶紧捂上了嘴巴藏在了一颗竹子后。那怪物人身、鱼头、虾尾。身高七尺,头上有一个犄角,手脚恍惚看到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鳞片。江云从小到大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怪物,真是让人毛骨悚然。那怪物拿着一个5尺长的三叉戟左闪右避,连连败退。
江云也慢慢的安稳住了心神,持续看着前方两人斗法。那怪物被打的后退连连,马上就要招架不住了,突然三叉戟出其不意的向那道长刺去,道长反手用剑直接卡主三叉戟,后脚用力向空中跃去,然后右脚发力一脚揣在了那怪物的胸口,那怪物直接向后飞出两三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还没等那怪物反应过来,道长就左手捏诀,一道火苗便随便而起,直接甩在了那怪物的身上。火苗蹭的一下燃烧了起来,烧的那怪物满地打滚嗷嗷叫了起来。江云心中也万分震惊,方才在竹林外面看到的必定就是道长放的火苗,真是太不可思议,竟然随便起火,并且遇物便飞速的燃烧起来,心中更是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那怪物终于把火扑灭了,吼~吼~吼~的朝道长发出三声愤怒的吼叫,随即又噗的突出了一口鲜血,右手握拳向道长袭来。道长赶紧双手持剑,向前一档,那拳头重重的落在了剑身之上,道长被击飞出去,随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江云大惊,道长本来占尽优势,怎么那怪物吐出一口血,竟然一拳把道长打成了这个样子。
江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飞驰到道长身边,抱起还躺在地上的道长:“道~长~,你怎么样?怎么突然被打成重伤?”那道长强硬的撑着还想直起身子,不过随即身体一软,又到了下去。道长怅惘道:“哎~~~还~是让那~妖怪跑~~~了~。”江云转头一看,果然不见了那怪物的身影,那怪物早现已逃之夭夭了。江云把道长扶了起来担忧的说道:“道长您伤的这么严重,站都站不起来了,还好妖怪跑了,否则您就危险了。”道长叹了口气说道:“本来就要诛杀此鱼怪了,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邪门秘法,以精血为引,功力刹那间暴升几倍,全都集中在那一拳之上,好在我用斩妖剑抵挡了下,否则……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不过现在也罢不到哪里去全身经脉都被他震碎了,估量再无修复之日了。好在,那遇怪使用秘法估量也罢不到哪里去,伤势必定比我还严重,就算侥幸不死也差不多了。”
“那鱼怪真是太可恶了,道长,你要坚持住啊!我现在就带你去村里的药店让王药师为你疗伤。”江云说着就要背起道长,道长一把手拉住江云道:“我自知气数已尽,已是命不久矣,谁来也是无力回天了。”
“不,王药师必定有办法治好道长的,道长就让我背你去吧,好不好?”江云一听道长说谁也没有办法救他,刹那间着急的不得了,他也就知道村里药店王药师,村里边谁生病或许受伤再严重也能被王药师手治愈。相信道长去王药师哪里,一定会好起来的,为什么道长就是不愿呢?
道长见王云这般模样,便解释起来:“我这是治不好的,再好的神医来了也没用的,全身经脉尽数被震碎,已是命不久矣了。”忽然道长直起身,正色的对江云说道:“你且听我说,我如今期数将近,一身修为尽毁,却无后传我衣钵。我细看了你根骨尚可,并且心性纯良。想收你为徒,你可愿意?”江云一听刹那间急了:“小子自然愿拜道长为师,可道长随我回村现行疗伤啊,等到道长伤好之后,在收我为徒也不迟啊。”道长表情严厉道:“不要再说了,我已无医可救。你既同意入我门下,还不快行拜师之礼?”“可……”江云还想在劝道长可是看到道长神情,只得作罢。江云马上双臂抱环,置于胸前,双膝席地而跪,对着道长三叩首:“弟子江云,给师傅磕头了。”
道长听了连声道:“好~好~好,徒儿快……快起身。”
双手扶着江云起身,又对江云道:“为师名为南泫道长,二十年前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修身妙法,得以修炼,才有如今……今修为。此法乃道家无上心……法演变而来,威力无量,你要好……好生……修习。”说着从胸口掏出一本名曰玉清道法古拙的书籍,江云赶紧上前双手接过:“弟子定好生修行,绝不辜负师傅。”南泫道长听了很是欣喜,刚想说话,突然咳~咳~,又咳出了两口血来,身子也接着倒了下去。江云赶紧过去扶着南泫道长:“师傅,您就听我的吧,我带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南泫道长打断了:“我……方才……强撑着……传你修法,为……为师……怕是不行,为师在书上有标记心得体会……你牢记……要……”还没说完就南泫道长身体一软,生机全无,倒在了江云的怀中。
江云抱起南泫道长痛哭道:“师傅,您才刚收了徒儿,就不要徒儿了。师傅……师傅……您睁开眼再看看徒儿吧。”
周围的竹干肃然默里着,夜色空那几颗星光也悄然失去了光彩,暗影浓重。江云的眼眶湿润了起来,渐渐的变得含糊,虚幻。他想起了,父亲、妈妈,从小就失去双亲的他,好不容易又有了亲人,却这么快就再次离他而去,远远望去江云的背影是……何等苍凉……何等孤寂……
 
-----------------------------------------------------------
 
上面那个是分割线:
 
这篇小说是本人原创,目前构思的现已差不多,大纲现已架起来了,存货自个感受还能够。尽量一周一更或许吧。
 
下面来说一点关于小说剧情方面的事情:
 
1:现在游戏上的地图以后必定会作为主要剧情地,但是小说限制不可能和游戏上的一模一样,现在构思预备写成九州,所有主要地图在游戏上咫尺之间,小说上估量要相距万里了。
 
2:剧情也是说我的大纲了,大纲是跟着问道妖魔道仙魔录等剧情走,至于怎么走暂时不能透漏(道友估量现已发现了现在江云正在经历什么了吧,哈哈)
 
3:问道道具问题:提到道具这块我也发愁啊,不过该上的都是要上的,尽量按游戏里道具功用走。
 
暂时就这么多了吧,以后详细慢慢再聊,不过本人写这篇小说是因为一片问道贴吧流水账,最后这个流水账必定会上台。
 
欢迎各位道友在下方留言评论,并且给小弟留下中肯的建议或定见,我也会因为你们的建议或定见改动小说走向。
关键字:九州(1)于九州(1)盘踞(1)合山(1)成仙(2)之证(1)修真(1)小说(25)连载(17)问道(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