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浮生录之息壤珠篇(十七)

发布时间:2018-06-10  作者:admin
(上回说到,石矶娘娘无奈之下往幽冥涧涧口遁去……)
 
一盏茶的功夫之后,石矶娘娘已是到了幽冥涧涧口,涧口处聚集了一众弟子,面上均是带着羞愧之色,那披着怀轩的皮的魔物微低着头混在其内。
 
石矶娘娘见他们一脸垂头丧气,心中默默叹了一口气,她都未曾发现那魔物的踪迹,更何况这一众弟子?但仍是忍不住问道,“你们在涧内可有什么收获?”
 
此言一出,众弟子一阵唏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均是面带羞愧,大气也不敢出,弟子中修为最高的一位师兄只好上前一步,朝着石矶娘娘行了一礼,硬着头皮说道,“弟子们羞愧,未曾在涧内发现那魔物的踪迹,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还请掌门责罚……”
 
但见石矶娘娘摆了摆手,默然道,“怪不得你们,你们自行商议留下一半的人,轮流看管这幽冥涧的涧口,任何人不许入内!若是有任何异常,马上施法示警,传我指令,骷髅山封山时日增加到一年,无我指令,任何人不可进出骷髅山。”
 
“谨遵掌门指令!”众弟子行礼齐声回道。
 
待他们说罢,石矶娘娘已化作一道惊鸿往白骨洞遁去,而在原地的弟子则是开始商议着谁留下来看守幽冥涧,而怀轩则是混迹在人群中,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
 
……
 
白骨洞,洞如其名,四处可见森森的白骨,但却无丝毫的戾气。传闻骷髅山乃是上古战场,此地有不少无法转世投胎的怨灵,之后通天教主命石矶娘娘开教,为净化此地,遂有幽冥涧,将那些个怨灵赶入涧内。
 
后便有白骨洞,白骨洞地基以白骨为基石,起辟邪镇压之作,乃是石矶娘娘与二代及其以上的弟子所居之地,洞内与外界相差甚远,俨然一副仙家之地,花草水木,轻雾缭绕。石矶娘娘左拐右拐,到了一处水中阁楼,她略思考一番,将玄瑾他们从锦帕中放了出来,众人仍是昏迷着,石矶娘娘盯着茯苓好一会儿,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抱着茯苓出了这阁楼,顺带给这阁楼加了禁制,若是玄瑾他们破禁制而出,定会惊动骷髅山众人,石矶娘娘倒也不怕他们跑出去。
 
话说,石矶娘娘抱着茯苓到了自己的打坐之所,她轻轻将茯苓放在床上,点了一支檀香,清幽的烟雾袅袅升起,她透过烟雾看着茯苓,面露复杂之色,这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历……想着,石矶娘娘伸出一只手,指尖泛起微黄的光芒,轻轻点在了茯苓的身上,片刻后,石矶娘娘将手指收了回来,脸上疑惑之色更重,踱步到石桌旁,为自己斟了一盏茶,细细的饮着,时不时还观望茯苓两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方才她施法感应茯苓的体内,见茯苓乃是土灵之体,一身法力醇厚的很,且十分熟悉,显然是修炼的是土门道法,这丫头身着她亲传弟子之衣,可她却从未见过……
 
思至此处,石矶娘娘端起茶来一饮而尽,起身准备去看看茯苓,石矶娘娘正欲施法唤醒茯苓之时,但见茯苓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挣扎着起了身起来,她双眼朦胧,伸出一只手轻揉着脑袋,方才不是被石矶师父给收到锦帕了吗?现在是在何处?
 
她抬起头来,正欲观望四周时,忽的听见有人在床不远处道,“你醒了啊?身子可有什么不适?”茯苓忽的抬起头来,望向声源,但见石矶娘娘浅笑着看着她。
 
“师傅……”茯苓下意识的低声道了一句师傅,但忽的又觉得自己失言,忙抿住了嘴,这梦境的石矶娘娘应该对自己没有印象,茯苓正思考着如何蒙混过去时,石矶娘娘移步到床边,缓缓的坐了下来,道,“方寸我已探查过的身体,你一身纯正的土门法力应是不假,但我实在是对你没有印象,你和那四人来此地是作甚的?若不如实相告,我虽不会伤了你们,但你们也别想出这骷髅山去。”
 
说罢,石矶娘娘便直勾勾的盯着茯苓,一副生怕她溜走的样子,茯苓乃是孩子心性,且对石矶娘娘十分依赖,虽说这梦境里的石矶娘娘不是本尊,但茯苓仍是敬重她,一番思量后,茯苓开口道,“我们来此地是为了息壤珠……”
 
“息壤珠?!你们这么会知道此物!”石矶娘娘一脸凶相,眉毛倒竖的盯着茯苓,语气之中尽是不可思议,茯苓被吓了一跳,只好讲前前后后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了石矶娘娘。
 
待石矶娘娘听罢,屋内陷入了极为尴尬的沉默,二人均是不言语,茯苓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石矶娘娘,石矶娘娘则是一脸冷漠的思考着,时不时还皱起秀眉,“师傅……?”茯苓轻声道。
 
这一声呼唤将石矶娘娘的思绪又拉了回来,这事情说出来实在是匪夷所思,令人难以想象,石矶娘娘抬起头来,静静的看着茯苓,道,“你是说,混沌天的封印松动,你们奉天帝旨意来寻息壤珠,此地不是真正的骷髅山,我也不是真正的石矶娘娘,这里的一切都是虚无的,除了你们五个,其他均是由织梦兽织造的……”
 
“的确如此,师傅,我知道此事实在是过于玄妙……”茯苓忙解释道,生怕石矶娘娘不信其所言,石矶娘娘伸手示意打断了她的言语,淡淡开口道,“为师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三界玄妙之物多了去了,这织梦兽的能力也不是十分异常,至于这件事情的真假……待寻到息壤珠便知分晓了……”
 
“那息壤珠现在在何处?据闻是由师傅代为掌管的……”茯苓问道。
 
“你可知方才为何那么大的动静和倚仗?且骷髅山还封了山,我那时擒下你们也是迫不得已的。”
 
“敢问师傅为何?”
 
“息壤珠被魔族给盗走了……”
 
……
 
话说,茯苓被石矶娘娘带走后,约一盏茶的功夫,玄瑾他们也醒了过来,待众人都清醒后,发现茯苓不见了踪迹,平日里云曦与茯苓那小丫头要好的很,如今不见茯苓的去向,不禁有些慌了神,道,“茯苓那丫头去了哪里了?那丫头还是孩子心性,心智如何经得起这一番折腾?”
 
“云曦,你别慌,茯苓极为了解石矶娘娘,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的。”苏溪出言安慰道,紧接着玄瑾开口道,“这地方并不是什么牢房,想必石矶娘娘对咱们还是礼待的,茯苓那里应该也没有什么差池,估计是好奇茯苓一身土门法力如何来的罢了。”
 
闻言,云曦面上一弛,松了一口气,玄瑾观望了四周一番,道,“这四处下了禁制,但却不是很强,咱们也能冲破,但是在冲破封印之前,一定会惊动石矶娘娘,这样一来便是与她撕破脸皮了,石矶娘娘顾及其他四派掌门的脸面,咱们也便不要自找麻烦了。”
 
“那便这样坐等吗?”乾炎皱了下眉头道。众人正欲言语之时,忽的听闻门外有声音传来:
 
“不知你们在等什么呢?”话音未落,便见石矶娘娘带着茯苓凭空出现……
 
……
 
(未完待续)
关键字:娘娘(1)石矶(1)珠篇(3)息壤(3)浮生(5)十七(3)录之(6)上回(10)说到(13)问道(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