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天墉传之贺新郎(三)

发布时间:2018-10-13  作者:admin
将军府婚宴三日后,当今玄武帝下旨,命李正乾接任天墉城总兵一职,人称李总兵。
 
五日后,李正乾上朝请旨,领兵楼兰,先与其谈判,若其愿意归降天墉国,便可不生杀戮。如若不降那便出兵,踏破楼兰,势必收复西域之地。
 
寒风凛冽刺骨,威武的天墉城城门前,李正乾率领三万人马,浩荡出征。
 
天墉城城楼高檐之上,一袭蓝衣静静伫立,那狂啸地寒风却吹不动她的一袭衣角,面巾遮面,只露出一双秀灵的大眼,目光复杂地望着那消失在官道上的一行身影……
 
关外风沙三千里,便是西域。
 
那是自天墉建国以来一个人人闻之色变的地方。
 
触目所及,尽是荒芜,长风席卷更是一片黄色的苍茫。
 
李正乾所率领的军队走了一个多月,终于到达西域古城,这是唯一一个所属天墉国的西域之地。
 
西域数国,楼兰叛变,龟兹灭亡,大宛迁徙,其余众小国更是动乱不安。
 
天墉自建国以来,数次征战西域,意图收复众小国,可距离太远,兵力不及,而西域蛮夷狡诈,不服中州,所以这收复之事也从未实现。
 
直到这一朝,夏总兵的出现,才使得收复西域之地有了希望。
 
夏总兵年轻从军时还是一个无名小卒,可凭着一身过人的武艺,加上有勇有谋的头脑,很快便脱颖而出,一路直升。直到若干年后,被当今圣上钦封天墉国总兵统领,掌管天墉城二十万大军,名震朝野,令西域诸国谈名色变。
 
西域古城,天墉士兵驻扎地。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提腕,收笔,一首从军行已是自李正乾手中挥舞而出,跃然纸上,铿锵有力地笔法透出一股毋庸置疑的决心,就连一旁的副将段铁心也被李正乾浑身散发出来的气势所震慑,忍不住暗暗喝彩。
 
“铁心,这些时日,那楼兰有何动静?”
 
段铁心忙道:“回禀将军,那楼兰老国主前些日子不知得了什么怪病而死,而在他死之前并没有指定王位的继承人选,楼兰的两位王子现在正为国主的位置争得你死我活!”
 
李正乾眼底微动,“他们争得两败俱伤正好,我们就可以趁机而入,若是他们不接受我们的谈判,那我们便将他们一举拿下,收复我朝边疆之地。”
 
“可是,将军,那楼兰势力不足为惧,但属下听说他们楼兰有位大祭司,据说能力通神,法力无边,怕是个难对付的角色!”段铁心迟疑道。
 
“能力通神?法力无边?”李正乾眉头皱起,现在的他可不是之前的武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那天的婚宴之上他是见证了的。
 
那白眉真人,还有秦升身边的一通江湖异士,无一不超出了他能理解的武学范围。
 
或许,那便是通天的法术吧!
 
想起曾经的那一抹蓝色身影,李正乾不觉得有些失神!
 
“将军?”
 
李正乾猛然回神儿,“这个大祭司,我们倒是要会一会的!”
 
 
 
楼兰古城,万佛殿内。
 
天墉国送来的谈判信被大王子阿偌伽撕得粉碎,“他们天墉国很了不起?想让我楼兰对他们俯首称臣,简直痴人做梦!”
 
大王子身旁的亲信兼楼兰大将鸠摩罗眉头亦是微皱,身为大王子的亲信,他想的自然要比别人多,“大王子莫生气,依属下看他们天墉国使臣来得也算是时候!”
 
“什么叫算是时候?”阿偌伽勃然大怒,“眼下父王刚去世,阿普德那小崽子又明里暗里与我抢这国主之位,现在这个时候他们天墉国还来插一脚,明摆着是想趁虚而入!”
 
“既然大王子看得这么通透,那为何不借天墉国势力而为呢?”鸠摩罗眼珠子一转,笑道。
 
阿偌伽眉头微皱,“你说清楚点,什么意思?”
 
鸠摩罗道:“他们天墉国此刻派使臣来,肯定已经知道了您与二王子争夺国主之事,那我们为何不借机寻求他们的帮助,让他们答应先助您登上国主之位,再答应他们提出的条件!”
 
“你让我对他们称臣?想都别想!”阿偌伽叫道。
 
鸠摩罗摇头,“也不是真的称臣,不过是等您登上王位,除去二王子这个隐患,我们再反悔不就得了!”
 
阿偌伽眼中一亮,又道:“你能想到这些,那天墉的使臣也不是傻瓜,他们肯定会有后招,何况他们大军就在西域古城之外,论实力只怕我们楼兰还是输他们一筹。”
 
鸠摩罗道:“有后手又如何,王子您可别忘了,只要您登上国主之位,到时候咱们的大祭司肯定会为您效力,她的能力您又不是不知道,老国主这些年不都是全靠着她么,若她答应助您一臂之力,还怕什么天墉国!”
 
“大祭司!”一提到这个名字,便是大王子也忍不住心头微颤,楼兰除了国主便是大祭司权利最大,但大祭司必须无条件服从辅佐历任国主,这个规矩自楼兰存在时便有,也一直延续至今。
 
“这个女人也真是厉害,这么些年,灭亡龟兹,赶杀大宛,使我楼兰成为西域诸国之首,无一不是她的功劳。”他话锋一转,又道:“可父王去世这么些时日,这个女人却跟不关她的事一样,她却倒好,看着我和阿普德那小崽子明争暗斗,却不参手任何一方!”
 
“或许,她现在就不会了!”鸠摩罗缓缓道。
 
阿偌伽满意地点点头,对鸠摩罗笑道:“只要我登上了国主之位,楼兰的大将军一职还是鸠摩你的,而且我听说你与阿伊莎小姐两情相悦,到时候本国主会亲自给你们赐婚!”
 
鸠摩罗脸上亦是一喜,正要谢恩,殿前侍卫前忽然进来禀告,“禀告大王子殿下,二王子说有事要见您?”
 
“这小崽子来干什么?不见!”阿偌伽一听到阿普德便是心烦,听到他要来见自己更是懒得给好脸色。
 
鸠摩罗瞧得暗自摇头,这位大王子也真是性子太直,一点心思都藏不住。
 
“大哥,你就这么不欢迎我?”
 
一道略带玩弄的话语伴着脚步声走了进来,二王子面带微笑,笑盈盈地看着殿上的大王子。
 
阿偌伽面露一丝愠怒,却在看到阿普德身后的人影时脸色顿变。
 
“阿偌伽见过大祭司!”
 
雀翎头饰,黑纱遮面,一头长发披散在肩,一双秀目如同夜星般璀璨,不是闻名楼兰的大祭司又是谁!
 
大祭司点了点头,不带任何感情的双眸扫过大王子身前那破碎的信纸。
 
阿偌伽有些慌张,或许自己应该把信纸先给大祭司看的。
 
阿普德嘴角露出一抹讥笑,转身找了个位置坐下,大祭司却依旧站着,道:“今日是我让阿普德来见你的,想必你已知道,那天墉国派了使臣送来信息,说是要我楼兰对其称臣!”
 
“他们这是白日做梦!”大王子忍不住出声,“我们楼兰称霸西域这么多年,已经是西域诸国之首,凭什么对他中州之邦俯首称臣!”他忽然瞥到大祭司盯着自己的冷冷目光,急忙补充了一句,“当然,这都是大祭司您的功劳!”
 
大祭司目光转向阿普德,“二王子,你怎么看?”
 
阿普德笑了笑,“大哥的火气是大了些,依我看,我们不妨就先假意答应他们,等他们放松了警惕,我们再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凭什么!”阿偌伽拍案而起。
 
“天墉国三万人马的军队已经入住在西域古城之外,西域古城周围十里尽是戒备状态,我楼兰全国加上收取的边众小国势力,也不过数万之人,你觉得我们现在能与他们正面交锋?”大祭司冷冷道。
 
阿偌伽顿时不说话了,这个情报他是不知道的,他原本以为天墉国最多带来几千兵马,可他终究是小瞧了中州之邦的实力。
 
眼角瞥见阿普德对自己的讥笑,阿偌伽差点忍不住又对他呵斥起来。
 
一旁的鸠摩罗眼珠子转了转,开口道:“大祭司,既是如此,那我们应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把老国主的基业拱手送人吧!”
 
大祭司皱眉,看了一眼鸠摩罗,“送人倒不至于,不过交锋也是迟早难免的,我看不如先选出我楼兰国主,平定内忧,再来对付天墉这个外患!”
 
她此话一出,殿内陡然一静,就连阿普德脸上的笑意也是收了起来。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