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传(五十一)

发布时间:2019-03-09  作者:admin
第五十一章:诡异女子
 
(上回说到,顾焱在百花谷三遇见了一个慌不择路的匪首……)
 
“阁下到底因何事惊慌?在下与你素昧平生,怎会引得你如此仇视?”顾焱淡淡的瞥了这匪盗一眼,看似不经意间的问道,“对了,先前在百花谷二到处寻找魔尊宝物的那伙强盗,与你是什么关系?”
 
如此一问,这匪盗越发惊慌,但想到方才顾焱轻轻一击便将自己打到的情形,想必杀了自己也费不了多少力气,便诚惶诚恐的说道,“实不相瞒……那伙人正是小的弟兄。小的随大头领……前来接洽魔尊宝物,为确保安全,大头领……令小的暗中潜伏,岂料……一晃眼的功夫,大头领就断气了……而后,小的就跑到这百花谷三来了,这才侥幸捡回一条贱命……”
 
说到此处,这匪盗一脸的后怕之色,想起当时的景象,他就忍不住浑身一哆嗦,背后尽是冷汗。
 
“怪不得尔等大头领不见踪影,那么凶手是谁?”顾焱想起初入百花谷的时候的那团血迹,想必便是那大头领的血了。
 
“那凶手乃是五派弟子,听说是云霄洞明字辈的高手……”这匪首顿了顿,见顾焱眼神没盯着自己,说话之间越发利索起来,“那人手持一柄长枪,照面之间便杀死我家大头领。哎,大头领怎么会如此糊涂,那人身为名门正派,岂会真正看得起我等蟊贼……”这匪盗不由得在心底叹息了一声,他们这些人的性命恐怕在五派弟子的眼中不值一提,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悲凉之意,也不知自己能不能在这人手底下讨得生路……
 
“原来如此。”顾焱点了点头,“可是,那人怎么会亲自与尔等接洽?是否为了那个什么魔尊宝物?”匪盗口中所说之人十有八九便是明逸师兄,没想到这明逸师兄竟也在暗中收集着魔尊宝物,还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真是伪装的深沉!
 
这匪盗叹了一口气,“小的并不知晓,只知大头领与之接洽有段时间了,近来有人在收集魔尊信物,报酬不菲,我等慕名而来。然而我等生为一介蟊贼,没有高深道法护身,只好将宝物转手与人,从中捞取报酬。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五派中人一样不择手段……头儿多次念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由不得我等不信啊……”
 
“如此说来,你等并不是青袍门之人了?”顾焱一挑双眉,之前想着初次与匪盗们相遇,其中有一人乃是望月堂弟子伪装而成,自己便认为那些人均是望月堂弟子,现在想想倒是入了魔障,应该是望月堂弟子混入了这些匪盗之中才对!
 
“小的自然不是那劳什子青袍门之人了!”这匪盗身子一颤,连忙解释道。
 
“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在下稍后自会查证,我且问你,那块魔尊宝物呢?”顾焱淡淡问道。
 
“这……小的是真的不知情……”匪盗一脸无奈之色,等他见到顾焱掌中冒出一团红光时,无奈瞬间变成了恐惧,连忙叩首道,“道爷饶命!小的是真的不知道!道爷饶命!饶命啊!”
 
见这匪盗是真的不知情,顾焱心中小小的无奈了一番,手掌一翻,那红光便瞬间消散了,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你且好自为之!”说罢,便化作了一道遁光,几个眨眼间便没了踪影,留下这匪盗呆呆的留在原地……
 
……
 
明逸师兄到底有什么秘密呢?罢了,事情终究有水落石出之时,届时,便要看他如何解释了,还是先这探查一番吧……如此想着,顾焱便将法力注入双目之内。
 
顿时,其双眼便化作了半透明的金黄之色,其中光彩流转,尤为诡异。自他觉醒朱雀血脉之后,血脉优势也便慢慢展现出来,不仅修为飞涨,还多了几门不可思议的神通,这雀瞳便是其一。鸟类本便是以速度和视力见长,朱雀一脉身为鸟族共主,修为若是到了深处,一双雀瞳更是能一视万里,能看破诸多玄妙的隐匿变化与禁制。
 
但顾焱修为如今只是塑道境初期,这雀瞳他使出来,也不过只能看到百里之内的景物,看破一些小禁制罢了,但在这小小的百花谷中也足够了。
 
顾焱聚精会神的探查着,忽的他眉头一皱,加快了遁速。片刻后,他在一块草木茂盛之地降下了遁光。那碧绿的草地之上赫然横躺着几具尸体,四周草木均是有着不同程度的焦痕,地上还撒着不少新鲜的血液。
 
单手一挥,一道红光从顾焱掌中喷出,罩住了这些人的尸体,片刻后,顾焱便撤去了法术,袖子一扬,将平地轰出一个大大的土坑,将这些人尸体掩埋了进去。
 
果然,这些人死因均是内部五脏六腑被焚烧殆尽,如一个空壳一般,与殊恒,元安两人的死因一模一样……
 
这四周的血液尚且新鲜,看来凶手尚未离开太久,倒不如追上去一探究竟,如此想着,顾焱便沿着草木焦糊的痕迹一路追了上去……
 
……
 
一位身着红衣的纤弱女子正漫步在百花谷三中,每走一步,足下的青草便会焦糊,远处望去,如一条漆黑小道在此女脚下延展。此女眉目如画,眉间一颗朱砂痣更添了几分风情,但她双眼乃是淡淡的红色,不似常人,且满脸凶煞之气,硬生生破坏了此女的一副好相貌。
 
忽的此女停了下来,嘴角诡异的勾起一抹微笑,双手掐了个决,周身泛起红光,随后光华一闪,整个人便凭空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一个十六七岁的白净少年降下遁光,到了方才那女子驻足之处,这少年正是顾焱,此刻,他一脸古怪之色,口中嘀咕着,“奇怪,此处便没了焦糊的痕迹……”
 
忽的,顾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皮肤如被针扎一般,似是一股凶煞之气袭来,“何方妖孽,还不现出原形?!”
 
顾焱猛地一转身,将羽扇暗扣在手中,同时谨慎的盯着四周,忽的其身前光华一闪,之前那女子便面无表情的浮现出来,顾焱打量了几眼,眼皮不由得跳了几下,这女子的修为已经是聚魂境初期,且满脸煞气,定不是什么善类,想必之前一些五派弟子的横死均是其所作为。
 
观其衣着,与顾焱的乃是同样的制式,是乾元山金光洞二代弟子之衣,还不等顾焱开口,此女浑身溢出凶煞血戾之气,择人而噬的血红目光盯着顾焱,随后,其竟然咯吱一笑,口中有些癫狂的说道,“焚我元躯,灼我神魂,世间万象,尽为归墟——杀无赦!”
 
话音未落,此女身上红色光芒向外爆裂开来,直刺的人睁不开双眼,其双手朝天一顶,连掐了几个法决,便见方圆数十丈内的天空都变得火红一片,从中飞射出无数如流星一般的火焰,向顾焱围剿了过来,此女一出手便是杀机凌冽,不留一丝余地。
 
见状,顾焱将猛地催动身上的法衣,瞬息之间,便见无数大小不一,不同种族的鸟儿从法衣上飞出,清鸣一声便化作了一个七彩斑斓的护罩将顾焱护在了其中,将那些攻击尽数挡了下来。
 
虽说那护罩表面不断产生如涟漪一般的波纹,但法衣之上飞出的鸟儿却不尽其数,那护罩虽看着岌岌可危,但却并未破碎,一时间,竟与那女子的法术成了僵持之势。
 
顾焱见此,长呼了一口气,双眼变得凌厉起来,既然此女一开始便下杀手,毫无留手,那也不要怪自己手下不留情了!如此一想,其便盘坐了下来,双手掐了一个古怪的法决,身上放出了金红色光芒,将其身形淹没了进去。
 
片刻之后,其猛地一睁开双眼,瞳孔化作了金黄之色,双臂也化了羽翼,肩胛之处探出一对稍小的羽翼和两条长长的翎羽,顾焱竟是现出了朱雀真身!其口中一阵清鸣,一震四翼,便如一道流星一般冲开了那女子的法术的围剿……
 
(未完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