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传(五十三)

发布时间:2019-03-13  作者:admin
第五十三章:生死成谜
 
(上回说到,顾焱在静姌师姐墓前遇见了明恒师兄……)
 
“听闻师妹喜欢百花谷的安宁静谧,师兄便遵从她的遗愿,将其葬于此地,说来惭愧,师妹故去多年,而我却因师门事务耽搁,一直未偷闲过来看看她……”说到此处,明恒脸上多了一份落寞。
 
不过他又淡淡一笑,眼神中多了一些热情,似是想起了什么,喃喃自语道,“想当年,师妹性情活泼,常年身着一身红衣,喜欢缠着明逸师兄,似乎有说不尽的话语。笑容极为甜美,眉间的那颗美人痣十分抢眼,别有一番风情……”
 
“眉间有痣……”顾焱反复思考着这句话,看来之前遇见的那女子十有八九便是所谓的静姌师姐了,但为何这里有静姌师姐的墓碑?之前遇见的那女子虽煞气冲天,但身上并无死气,看来要知晓事情的原委,也不需再瞒着这明恒师兄了。
 
于是乎,顾焱便轻轻开口,打断了明恒的回忆,“明恒师兄,可还记得我方才所谈及的神秘女子?”
 
“哦,自然记得,莫非有什么蹊跷?还是师弟想起了什么?”明恒回过神来,正色道。
 
“之前忘了给师兄提及,那女子身形纤弱,眉间有痣,身着一身红衣。但神情十分凶厉,迥异常人。”顾焱淡淡开口道。
 
“你说那女子是静姌?不可能!师妹已经故去多年,绝不会是她!”这明恒一口否定,似是咬定了静姌已死。顾焱也不着急,并未去分辩,只是静静等了片刻的功夫。
 
忽的这明恒面色有些迟疑,只见他拱手道,“今日前来,本是劝我那眷恋此地的明逸师兄回山。只不过许久未见师兄踪影,便先来此祭拜一二,不知师弟可曾知晓我那明逸师兄去了何处?”
 
“师兄莫非忘了,在下是跟丢了明逸师兄才无意间到了此地,师弟自然是不知晓明逸师兄去了哪里的。”顾焱苦笑了一声说道。
 
这明恒听罢,面色有些失落,但更多是疑惑与着急。见状,顾焱便道,“师弟虽不知明逸师兄的去向,但却知晓明逸师兄的另一些事情,不知师兄可愿一闻?”
 
“还请师弟解惑!”明恒连忙追问道,当年静姌死的蹊跷,自己都未曾来得及见过她的尸首,便被明逸师兄迅速的埋葬在了百花谷三,当初自己悲伤过度,并未起疑,如今想来却是蹊跷的很!
 
“师兄可知,明逸师兄眷恋此地,是另有隐秘。”顾焱叹了一口气道,“先前听其提及师妹二字,并无任务悲痛之色,只是一脸忿恨……”顾焱又将之前有关明逸的种种事情,给明恒说道了一番。
 
“怎么会如此?师兄待人向来宽厚,怎么会下手杀人?这其中莫非出了什么变故?”明恒自顾自的低声说道,脸色尽是迷茫与困惑之色。
 
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师弟不妨以灵力探查这坟冢一二,也好为我解惑……师兄我实在是不敢施法看那坟冢……”明恒露出一脸的疲惫之色,说罢竟坐在了地上,单手撑着额头,把脸低了下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哎……”见状,顾焱不由得在心中轻叹一声,便走到了那坟冢面前,双手掐了个决,双眼便变成了半透明的金黄之色,略看两眼坟冢后,顾焱便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已恢复了漆黑之色。
 
这坟冢内竟是一个衣冠冢,其内只有几件女子穿着的衣衫与一些珠钗,并无任何尸身迹象。见状,顾焱便移步到明恒身旁,微微蹲了下去,此刻明恒也将脸抬了上来,一脸沉静之色,但其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是出卖了他现在极为紧张的心情。
 
“师兄,那坟冢只是一个衣冠冢……并无尸身的迹象。”
 
“不可能!师兄怎会欺我!”这明恒忽的放声道,双眼变得猩红,然后猛地推了顾焱一把,猝不及防之下,顾焱一个踉跄,差点摔在草地上。
 
而明恒则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坟冢之前,双眼放出悠悠的蓝光,片刻之后,明恒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靠在了墓碑之上,喃喃自语,“莫非师妹已经尸解成仙……可是以师妹的道行,怎么可能?”
 
随后,明恒悠悠的睁开了双眼,挣扎着起了身,走到顾焱面前,面带歉意的说道,“方才是师兄失礼了,还请师兄见谅。”
 
顾焱则是呵呵一笑,“无妨,人之常情。师弟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看来要知晓此中事由,还是先见到明逸师兄再说!”说罢,明恒便作势掐诀,想要驾起遁光,顾焱却拦住了明恒,道,“师兄且慢!明逸师兄既然在百花谷中徘徊多年,如想回避我们,实在是简单得很,既然静姌师姐生死成谜,咱们不妨从那位神秘女子入手。
 
只要我们确认那女子的身份,或许能找到静姌师姐,只要找到静姌师姐,何愁明逸师兄不现身呢?”
 
明恒眼前一亮,“此言有理,就依师弟之言罢!”随后,二人便驾起遁光,开始在这百花谷探查起来。
 
……
 
小半日的功夫后,天色已是黄昏,但是二人却并未找到那女子的半分踪迹,二人均是有些气馁,明恒正欲开口说些什么时,顾焱神色一动,道,“师兄,我似是看到了明逸师兄!”
 
明恒精神一抖,眼中来了光彩,道,“哪里?”正当他准备四处张望的时候,顾焱便轻轻抓住了明恒的衣袖,朝着一个方向遁去,片刻之后,二人在一条小溪旁降下了遁光。
 
而明恒师兄正在前方不远处,静静的矗立着,明恒降下遁光之后,便急忙跑到了明逸面前,神色激动着拉着明逸的衣袖,道,“师兄,静姌师妹到底在哪里?你迟迟不肯返回师门,莫非便是为了她?”
 
明逸正欲开口解释什么时,却听明恒接着说道,“那边的衣冠冢师弟已经我已经看过了,师兄还有什么好说的?”
 
听闻此言,明逸看向顾焱,有些恼怒的说道,“顾师弟!此事我已多番劝阻你不要插手此事,我知你背景深厚,为何就抓着这件事情不放?为何就不能放师妹一条生路?”说到最后,明逸已是面红耳赤,几乎是吼出来的。
 
顾焱则是面带愧色,抱拳作了一揖,“师弟也不想如此,只是这是师弟的任务,无意触怒明逸师兄,还请师兄见谅。”
 
这明逸还想说些什么,却对上了明恒的眼神,眼中一酸,略冷静后,深吸一口气道,“没错,师妹并没有死,但却比死更痛苦……”
 
明逸神色平静,隐隐中自有一股决然,但眼中却流下了两行豆大的热泪,“师妹并非误中妖人毒术,而是听信他人误食了什么丹药,虽然功力大增,但竟然头疼欲裂,痛到深处便会狂性大发,我只得将师妹带往百花谷中照应……”
 
“几年后,师妹狂性大发之后,我已经压制不住,我本想将她带回师门,请求师傅出手相助。但是,两月前的殊璨事件后,五派对此类的现象严惩不贷。我们只得继续潜藏在百花谷中,并试图寻找能解除师妹痛苦的灵丹妙药。结果遍寻百花谷不得,却落入他人魔掌……”
 
(未完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