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掌令使

而在朱瑜看来,顾焱与伴生仙树合为一体后,只见那伴生仙树抖了抖树梢,树梢四周不断明灭的金色星光便蹭的一下向天空倒灌而去,而上空则是悄然浮现朱雀星宿,星宿光芒大放,同时也降下极为浓郁的金色星光。

二者相逢,如湖面泛起涟漪一般,层层星光不断往外扩散,不消几个呼吸,整个空间便被星光充满,而且无视这空间屏障,径直向外界散去,好似下了一场细密的金雨。

这金色星光落入湖面,未惊起任何涟漪,似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在外界看来,这金雨虽细密,但却润物细无声,一切植物都在这金雨的恩泽之下变得更加生机勃勃,结了果子的,离成熟更进一步,也有那得积年累月得了造化,但未开启灵智的树妖花妖等等,在这秋祭恩泽之下启了灵智。

秘境之内的鸟族中人或是盘坐感悟,或者捧出自己种的灵花仙草,沾一沾这秋祭福泽,毕竟这乃是离秋祭中心最近的地方,千年一遇,可得好好把握。

而知晓秋祭之密,又与朱雀神君攀得上些许交情的仙家或士族,纷纷备了一份贺礼,准备快马加鞭的送到风月谷去,一时间,竟引起了小小的波澜。

……

说回顾焱那边,顾焱被那星光冲刷的恍惚了神情,并未感觉到身体的变化,待再回过神来时,已经是与伴生仙树分离了。

“这……”顾焱坐照自观,竟发现自己的修为已经被推动到元丹境圆满,再修炼一段时间便可突破到虚神境了,且识海内上空的云团增多,颜色也发生了变化,象征着他道行已经增长到两万年。

修为与道行不会无缘无故的增长,定是方才那星光所导致,这时,朱瑜则是在一旁为他解惑,笑道,“不必惊讶,这不是什么坏事,更不是揠苗助长,不会损伤根基,这是你第一次沟通朱雀星宿进行秋祭赐福,星宿给你的祝福而已。

但对于我儿来说,修为增长的太快,反而不是好事,如今你才两百三十八岁,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在闭关修炼,对于咱们先天神灵来说,红尘炼心,磨炼心境可是重中之重,不然娘也不会答应你在外行走,替乾元山办事。”

红尘炼心,提高的是心境,心境若是跟不上修为道行,修为下降,道行溃散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况且先天神灵不历雷劫,考验的乃是心劫,心境对于他们来说,比一切都更为重要。

顾焱轻笑了一声,上前抱了朱瑜一下,“恍惚了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年龄几何了,辛苦娘亲挂念。”

“都道神仙无情,但是无情如何能够守护这诸天万界、山川河流、四季更迭?那无情的神仙也定成不了大道,如今天庭统率万界,先天神灵们为不引起天庭忌惮,只好大幅度收手,现下娘最牵挂的也只有你了。”朱瑜满眼怜爱的说道。

待她说罢,顾焱道,“红尘炼心的重要性我自是知晓的,娘亲不必担心,所以后续我也打算再回师门看看,或是往外游历去。”

“这样也好,娘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嘱咐你,先出去再说罢,你外祖母他们怕是在外头等着呢。”

顾焱应了一声,便见朱瑜一挥袖子驾起遁光,携着顾焱出了这地方,待到了外面,水镜也瞬间关闭,方才进去的时候,外面还乌泱泱的一片人头,现下却基本上全都散去,只留下了稀稀拉拉几个人头。

“托外祖母的福,一切顺利。”顾焱上前一步,行了个礼说道。

“恩,不错。”朱雀神君满意的点了点头,“方才我们在外头也看到了,这秋祭福泽的浓度比当年你母亲与舅舅祈福时还要浓重一些,看来星宿对你很是满意。”

“多谢外祖母赞赏,孙儿愧不敢当,母亲与舅舅们修为高深,我现下哪里敢于母亲和两位舅舅相比。”

“哈哈,眼下比不了,以后定是会敢上的。”朱瑁在一旁打趣道,“这孩子也太客气了,这就是在外游历的坏处了,学了人族一肚子的客套话,咱们这可不兴这个。”

这听的顾焱倒有些许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大舅朱玳则是道,“别听你小舅舅胡说,他那张嘴倒是实诚,旁的不说,一开口便能把天庭的仙家得罪大半,阿焱可学不来你这精致的淘气。”

朱瑁当下便反驳道,“那天庭的人个顶个的虚伪的要命,看的人心生不爽,我说两句又怎样了?”

一时间,两人竟有吵起来的趋势,只见孔思孔羡驾了云来,孔羡笑嘻嘻的说道,“姥姥,姑姑,两位舅舅,舅母,秋祭事毕,我和姐姐这就要返回玉清山巅了,还请留步。”

大舅母青夫人本想出言挽留,她是孔思孔羡血缘上的亲姑母,也是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但又想了想如今玉清山巅是他们两个做主,便道,“也好,你们离开玉清山巅太久也不好,如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大事,务必传信风月谷,不要自己担着。”

闻言,孔思则说道,“姑姑不必担心,我和阿羡都晓得,不会做那不理智的事情。”

青夫人点了点头,这两个孩子少年老成,心性都是上上之选,是统御鸟族的好苗子,见他们这么说,她也就不再啰嗦嘱咐了。

待他们走后,众人又说回顾焱身上,顾焱修为道行增长过快,必须外出游历,磨炼心境,否则根基不稳,但他在秘境之内已经分了一座岛,有了基业,必须要承担起鸟族首领的责任。缘此,他必须在游历之前选出两个掌令使,替代他处理事务。

说到此处,因掌令使一般有比翼鸟嫡系担任,朱雀神君便道,“既然要选出掌令使,可要把人选唤过来?他们各个都是好手,相差不多,选你中意的即可。”

顾焱则是道,“孙儿觉得云岫就很好。”

朱雀神君沉思片刻,“云岫这孩子我也听说过,原先是跟在你娘身边的,她的兄弟姐妹都是继承了嫡系的血脉,偏她不同,是个单个的,虽说血脉是比她的兄弟姐妹差了一点,但是悟性上佳,修行也极为刻苦,是个不错的苗子。”

“的确,云岫处理事务也是一等一的好手,但你若选她,那就必须再单独挑选一位了,这就看我儿意愿了。”朱瑜在一旁解释道。

“就云岫吧,虽然我接触她时间短,但也能看出来她是个中楚翘,至于剩下一位,还烦请外祖母替我操心。也不拘是哪一族的,十天干内血脉数得上号,能力出众也就是了。”顾焱解释道,虽说顾焱打破常例,选了云岫做掌令使,另一位选择的时候也就没有必要循规蹈矩,但若是选的血脉稀薄,难以服众,便不是好事了。

(未完待续)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