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信物

他们说话并未传音入内,也没有设下结界,缘此,他们之间的谈话,外人是听得到的,云岫目前乃是顾焱的女吏,顾焱未走,她自然要侯在一旁,闻得此言,便连忙驾云到了顾焱他们面前,朝着顾焱行了大礼,道,“云岫多谢小殿下恩典,当万死不辞效忠小殿下,效忠鸟族。”

顾焱瞧了瞧她,便道,“如今情况正好,大家都在这边,那就定你为掌令使,替我处理岛上的事务或鸟族的事情,你且上前来。”

说罢,云岫便起身来,俯身下去,微微低头,顾焱从朱瑾口中得知了掌令使的事情,也知晓其中细节,便从锦囊中取出自己元丹境褪下的两根长翎之一,这长翎颜色金红,足有丈许长,其上符文流转,闪烁着金色霞光,极为神秘。

只见顾焱一挥手,便将这长翎甩了起来,又张口喷出一缕细细的南明离火,这南明离火一接触这长翎,便迅速扩散,眨眼间便将长翎完全包裹,不消几个呼吸,这长翎便迅速缩小,化作了一支金色凤钗,其上的凤凰分毫毕现,展翅欲飞,双眼竟是跳动的金色火焰,口中衔了一串金色宝珠,华丽而不俗气,顾焱又接着从朝凤令中抽出一丝元气灌入这凤钗之中,这凤钗得了元气,便会有压制鸟族的效用,这就是掌令使的信物了。

凤钗落入顾焱手中,他便细细的插入了云岫乌黑的发髻之中,道,“今后你就是本殿的掌令使了,我平日里行走在外,岛上事务便由你率领女吏和长吏处理,若遇大事不决,可去向娘亲舅舅他们询问。这凤钗我只是粗粗祭炼,里面也留了一道南明离火,回头你去库房取些东西,仔细祭炼一番,倒也是个不错的防身之物。”

云岫盈盈一拜,回了一声是,便悄然站到了顾焱身后,此时朱雀神君道,“焱儿,你要外出游历,倒也不用急于一时,岛上的事务要交代清楚,况且你修为又得以增益,不妨再待上几个月,巩固之后再外出。”

“孙儿也是这样想的,孙儿刚刚开岛,岛上还有许多事情还未交代清楚,若无其他的事情,那孙儿就先失陪了。”朱雀神君说的这番话,正中顾焱心中所想,他境界尚未稳固,现在着急出去也没有什么用。

待他说罢,朱雀神君无声的点了点头,顾焱这才一拱手,驾起遁光携着云岫往自己所属的岛上飞去,其他女吏和长吏见状,也连忙跟了上去。

瞧着顾焱远去,朱雀神君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有些神情倦怠的说道,“这会子也没有什么事情了,娘也累了,想去歇会,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

“恭送母亲。”

话音未落,朱雀神君便径直消散成了一团星光,霎时间就没了踪影,剩下的人也都寒暄了几句,也就散了。

……

话说顾焱回到了自己岛上,便在大殿命云岫将自己所属的锦衣仙娥和金甲侍卫唤了过来,同时也嘱咐了一些事情,云岫唤过一名女吏,悄悄说了些什么,那女吏点了点头,便驾起霞光遁了出去,剩下的长吏与女吏也都在殿里待命。

不过片刻之间,云岫便来回命,“小殿下,三百锦衣仙娥与三百金甲侍卫已经全部就位,均在殿外听候差遣。”顾焱放眼望去,只见仙娥与侍卫分两边战列,横看列,竖成行,仙娥婀娜,侍卫挺拔,端的是一道好风景,更为要紧的是,这锦衣仙娥与金甲侍卫的修为均到了元丹境,排在前面的更不乏虚神境。

虽说云岫血脉比嫡系弱了一些,但其勤奋吃苦,悟性又高,足以赶上这点血脉差距,俨然已经是殿内修为最高的所在,已经是虚神境圆满,即便她不是掌令使,也足够有说服力,压过众人一头。

在下一刻,那方才出去的女吏便降下遁光,到了殿外,手捧一个锦盒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那女吏把锦盒交给了云岫,便袅袅婷婷的退后,与那些女吏站在了一起,而云岫打开锦盒,只见那锦盒之中透出五色霞光,便将锦盒合上,朝着顾焱点了下头。

而顾焱见人到齐了,便道,“今儿个你们也都看到了,云岫已经成了本殿下的掌令使,见掌令使如见朝凤令,你们可都听清楚了?”

“谨遵小殿下法旨。”闻言,在场之人均都弯腰行礼或者行了个万福,而云岫眼中神采奕奕,不知在想什么。

顾焱满意的点了点头,“如今你们跟了本殿,自然也不会让你们吃亏。”说着便看向了云岫,“云岫啊,翼宿宫全体上下赏十年俸禄。”

这七座岛以朱雀七星宿所命名,朱雀神君向来是随性惯了的,岛上的殿宇宫观的名称也就随岛名了,朱瑜,朱瑁,朱玳他们所在的殿宇自然也是随朱雀神君的例子,顾焱所在的岛屿为翼宿岛,他不敢擅专,自然便唤作翼宿宫了。

“多谢小殿下恩典,臣等定将生死跟随!”众人闻言,便都行了大礼,回道。

顾焱笑着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起来,对云岫道,“岛上的事务,本殿也不太擅长,其他岛上是如何做的,你照例就是,本殿即将外出游历,就辛苦云岫你了。”

“云岫领旨。”云岫盈盈行了一个万福,笑着回道。

“好了,这也没什么事情了,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照例即可。云岫与女吏,长吏留下,其他人就散了吧。”

锦衣仙娥和金甲侍卫口中称了是,便都一一散去了,云岫则是打开锦盒,捧到顾焱面前,道,“小殿下请看,这便是四灵法会的信物了,四灵法会多由二殿下负责,取信物时,二殿下倒也没说什么。”顾焱看去,只见那锦盒中放置着四枚颜色各异的羽毛,每枚约有三寸大小,正散发着五色霞光。

顾焱抬手摄了一枚,粗粗看了几眼,“这便是信物了吗?”

“是。”云岫回道,“这信物由十天干王族的羽毛所炼制而成,具有穿梭空间之效,待到了规定时间,这信物便会发动,带着所持有之人到达回场,殿下手中这枚乃是尚付一族的羽毛。”

十天干族已比翼鸟族为首,其他九族则唤作,金翅、重明、胜遇、毕文、当扈、白雉、多罗、青鸢、尚付,这排名不分上下,因九族实力一时半会分不出高低上下来。

当年顾焱曾与金光长老的四个弟子闯天宫,当时逢遇太妙真君,差点当场身死道消,他与那四位师兄也算是过命的交情,而后来静远也和他一道去地府取忘川蒿,静远发现顾焱的身份,便向顾焱求四灵法会的信物,顾焱当时正不知道如何感谢四位师兄,毕竟在天宫时,也算是自己拖累了他们,顾焱当时便应了下来。

如今一百二十年过去,倒不知道静远师兄还记得当年的事情?顾焱有些自嘲的想到。

(未完待续)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