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鲁道夫

顾焱看了看手中的信物,微微抬手,云岫便上前一步,将手中的盒子捧了上去,顾焱将这羽毛放了回去,又将云岫手中的锦盒收到了乾坤袋中,道,“本殿修为得以增益,马上就要闭关,岛上的事务以云岫为主,长吏与女吏打下手,务必要将庶务处理的妥当。现在女吏缺了一位,届时,母亲应该会指派一位来,或是你们商议着再推选一个。”

众人应了一声是,顾焱便站起身来,呼了一口气,“暂且就这么多事情,你们大多比本殿年长,懂得也多,本殿就不多说些什么了,不要勾心斗角误了正事,一些小事可以适当交给下面的人去做,修炼才是正道。”

“谨遵小殿下教诲,臣等定当谨记。”

顾焱点了点头,身形一闪便化作一道霞光,往主殿后面的寝殿遁去,云岫她们早已布置的妥当,那边也有锦衣仙娥轮流侍奉,倒不用她们时时刻刻贴身服侍。

待顾焱走后,众人朝着云岫拱手贺喜,一时间多了些话语声,这大殿也有些热闹起来。

“恭喜掌令使。”

“恭喜恭喜。”

“恭喜岫姐姐。”

……

独那之前出去的女吏,眼中含了些泪花,道,“恭喜云岫姐姐,终于熬出头了,不再受那伙子人的气。”

云岫上前抱了她一下,取出帕子象征性的给她擦了擦眼睛,“好端端的哭什么,他们越是看不起我,我越是要强,托小殿下的福,这不苦尽甘来了嘛?”

那女吏破涕为笑,道,“姐姐说的极是,多亏了小殿下赏识,那也是因为姐姐能力出众,我看他们今后还敢给咱们难堪。”

云岫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比翼鸟嫡系血脉的兄弟姐妹,云岫虽也是嫡系,但却未能完整的继承到嫡系血脉,弱了他们一筹,鸟族尤重血脉,等级森严分明,云岫这种情况,自然是为嫡系所不齿,修炼到现在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

这女吏也是十天干族中胜遇一族的王女,可惜是血脉不纯,与云岫乃是相同的遭遇,两人性子又合得来,自然如姐妹一般要好。

云岫淡淡一笑,“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小心惊扰了小殿下,今个儿晚上我设宴,你们都来,也正好商议庶务的事情。”

“这是自然。”

“有劳掌令使。”

……

众人回道,又客套了几句,便都散了。

而顾焱,自然在静室中打坐稳定修为,又在朱雀转轮功中得了几个合用的法术,期间还去库房取了矿产的特极灵石与晶石,将自己的法器法衣升到了七阶,威力更上一层楼,又使用星决引下天星光,将法器法衣升到了元丹境圆满合用的地步。

配套的首饰同样是取了女娲石,激发其潜在灵性,不过这次运道不是太好,首饰升阶所产生的附灵倒不是法修合用的,但顾焱也不在意,毕竟对于本身的修为来说,首饰乃是小巧,无伤大雅。

而之前所修炼的法宝,混沌钟和十二品莲台,在目前看来,却是有些鸡肋了,这些法宝胚胎本身就是仿照一些大能的成名所制,引以紫气不断磨炼,方成了现在法宝。但如今他有了两件仙器防身,一件三品的星辰纱衣,一件四品的乾坤尺,这两者都是来自玉帝赠与,而且这星辰纱衣还是空间仙器,乾坤尺更是妙用无穷。

虽说普通修士要修到入神境才可开始慢慢掌握仙器,但他是先天神灵,生来掌握法则,使用仙器倒不必拘于境界。

略思考后,顾焱还是决定带着混沌钟和十二品莲台掩人耳目,毕竟仙器太惹眼,还是低调沉稳些好。

……

约是几个月后,顾焱终于稳定修为,期间九月初九乃是他两百三十九的诞辰,神灵寿数无尽,一般整数寿才会大办。缘此,也就命人办了一桌灵宴,与母亲、舅舅、外祖母等人谈天说地,说说笑笑,权当过了个诞辰。

顾焱出关之后,第一时间便去寻母亲他们,说明了自己的去意,得到他们的首肯之后,便回了翼宿宫,唤来云岫他们,准备交代自己走后的事情,从云岫口中得知,目前翼宿宫运转一切正常,他也就放心了。

听得顾焱要走,云岫便捧出一个乾坤链来,这乾坤链与乾坤袋一样,乃是用来储物的,只是精巧许多,云岫拿出来的这条则是有些奇特,整体乃是以金线穿了珊瑚、珍珠、蜜蜡等物,似是取了佛家七宝之意,但其整体来看,毫无灵气,任谁看去都会觉得是一个凡俗之物。

顾焱自然不会傻到以为,云岫拿个俗物给自己,顾焱接下之后,把玩了两下便带在了手腕之上,这乾坤链,竟有隐藏气息之效,这才能把自己隐藏成一个凡俗之物,同时顺带可以遮掩主人的气息,只不过这乾坤链不是专门用来遮掩气息的,所谓术业有专攻,这方面的功效便不如其他的了,不过顾焱将神识探入,豁!这乾坤链的面积够大,足有数十亩大小,且在一角密密麻麻堆满了东西,看的顾焱有些头皮发麻。

云岫在一旁道,“早些闻得小殿下要外出游历,臣与女吏、长吏们便开始商量殿下外出之物,这乾坤链中的东西,便是臣等选出来的,如丹药法器等等,各方各面,臣等都选了一些,大部分是从藏宝阁取的,小部分是臣等搜罗来的,还请小殿下不要嫌弃。”

“你们倒是有心了。”顾焱拨着手上的乾坤链,一边道,“你们也都知晓,本殿乃先天神灵,这些身外之物倒是用不了这么多,下次便不要这么铺张浪费了,还有,你们自己贴补的东西,便从藏宝阁中自己取了吧,总不能让你们吃亏,藏宝阁中的东西,适量往下发一发,东西束之高阁也就失去了它的意义,你们看着来就好。”

云岫回了一声是,“小殿下仁厚,能为小殿下效力,是咱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说着,只见一名长吏带着一只高达两人高的鹿进入殿内,这鹿生得极为飘逸俊秀,通体雪白,双眼冰蓝,一双雪白的鹿角上明灭着金色星光,生的极大,又有许多分支,四蹄踏云,小腿下半部分长着一些雪白的鳞片。

更奇特的是,这鹿前肢臂膀处,绕过脖子,向后探出两条飘逸光带,如仙人的绶带一般,额头上长着一个莹莹的红珠,整体看起来仙气飘飘,极为神骏。

那长吏朝着顾焱行了一礼,“殿下,鲁道夫已经带到。”

顾焱站起身来,看着那鲁道夫,道,“说来惭愧,这鲁道夫虽是我朱雀一脉独有,但本殿却是头一次见到。”说着,那鲁道夫极通人性的走了过来,前肢跪下,顾焱顺势摸了摸它额头的红珠,这鲁道夫显然极为享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鲁道夫乃是七阶的御灵,极为罕见,其他御灵最多算是凌空,而鲁道夫天生可踏云而行,速度奇快不说,在空中更是如履平地。

(未完待续)

点赞(1)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